首页 > 小说库 > 都市 > 我在缅甸挖矿那些年

我在缅甸挖矿那些年

主角:罗飞魏艳玲 作者:

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0-03-29 10:13:49

精品小说《我在缅甸挖矿那些年》是辰所编写的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罗飞魏艳玲,书中主要讲述了:神仙难断寸玉! 满料的一分水、木那的黄杨绿,一刀下去也许你是下一个首富,也许你会妻离子散,这里的水比你想象的深! 我叫罗飞,土生土长的腾冲人。...
展开

第19章危机

“我自己来开。”

老实说试裂我也是第一次,其实严格说起来,试裂要比单纯的试见龙复杂得多。

因为试裂不单单要试裂缝的变化,有时候还要试水头,也许窗口的料子是三分水的玻璃种,可第二刀下去水头就变了,是涨是垮谁也不敢说,所以才叫擦涨不算涨,切涨才是涨。

开石头的机器发出一阵阵的轰鸣,我摸着那窗口的三分水玻璃种,眯着眼用了强光手电想要窥探一丝里面的情况,可手电打下去,细小的裂纹似乎早就满眼到了石头最深处。

“罗飞,你磨蹭啥!”

“开啊!”

田七有些恼羞成怒的催促着,我深吸了一口气,闭上眼慢慢的顺着窗口开始打磨石头的外皮。

很快窗口的面积就扩大了一倍,可是细小的裂纹已然没有消失,那一道道密密麻麻的裂纹,彻底让我心脏提到了嗓子眼。

不远处那些伸长了脖子等着看我运气的,眼见石头的咎并未消失,一个个也笑了。

王天保和察猜就更加不用说了,脸上那叫一个得意啊。

石场就是这样,你的石头涨了,有很多人羡慕,如果你的石头垮了,绝对不会有人同情你,甚至于还会有人觉得舒坦,反正试鬼就没一个心理是正常的。

“靠!”

“这怎么搞的!”

田七冲上来一把推开了我,看着那玻璃种上密密麻麻,像是碎玻璃一般的裂纹,也是满脸的怒色。

“现在只能切了,一刀下去我也没把握。”

我深吸了一口气,十分艰涩的把这句话说出来了。

现在那块三分水玻璃种的开窗料虽然水头还没变,可裂纹也没有消失,基本上已经算是垮了一大半。

这种情况下,继续磨皮,也没什么太大的意义,倒不如一刀来的干脆**。

擦了没涨,眼下也只能试切涨了,田七虽然恼火,却也没办法,只能咬牙点了点头。

呼哧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,换了一个砂轮,照着裂纹的走势一刀切了下去。

“跳色了!”

“竟然跳色了!”

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呢,周围已经有人涨红了脸大喊了起来。

田七一愣,冲上前一把推开了我,抱着那跳了色的半块石头笑的很大声。

而我早就是一身冷汗了,我没想到好运会再次光临,那一刀下去不仅裂纹没了,水头还变了。

原本三分水的玻璃种,一刀下去竟然变成了两分水的冰种。

整个横切面光滑如镜,那剔透的好似冰块的质地,透着一股让人眼热的光泽,这绝对是出冰种满料的迹象。

而且我最后选的这块开窗料很大,足足有十多斤,因为有咎一刀切了一半,现在还剩下一半,也足足有五斤多,按照现在这状态,如果出了满料的冰种,那绝对是赚大发了。

不远处察猜和王天保见我竟然一刀下去真的涨了水,两个人面色也是变得十分难看。

很快现场就有人开价了,能出满料冰种的石头,而且个头还这么大,价格一路哄抬,最后一刀挣的钱,早就远远超过了察猜选中的三块石头总和。

“买个屁,罗飞继续开!”

“今天老子要弄个满料的冰种!”

田七这会也上头了,一双眼睛因为激动都变得有几分涨红了起来,一个劲的催促我继续开。

现在石头只是因为出了咎,直接从中间切了刀,跳了色,可我也不敢说继续开下去,真的就是满料冰种了。

“田七,算了吧。”

“这一次咱们已经赢了,继续切下去,可能会变。”

我走到田七身旁,伸手拽了他一下,压低声音提醒了他一句。

因为那块石头,虽然现在整个横切面都是剔透晶莹的冰种,怎么看怎么让人眼热,可我看到的却是这块石头的变数。

一变垮、二变涨、三变赔老本。

这是曼巴常说的一句话,虽然听上去有些理所当然,可也不无道理,反正在寺庙那段时间,我见过曼巴试裂、试变,但是那老狐狸绝对不会试三变。

其实看石说到底,最让人无法预测的,并非石头本身,而是人无穷无尽的贪欲。

大概曼巴那老狐狸,正是凭借着能够控制住自己的贪欲,这么多年才能在得勒市大大小小的看石圈子里,名震一方吧。

我选中的那块开窗料现在出手,田七已经稳赚不赔了,当然这跟继续开下去,出了满料冰种的价格自然是天差地别了。

“怕个毛,今晚老子鸿运当头。”

“你不敢,我来开!”

早就被那满料冰种的诱惑给冲昏了头脑的田七,压根就听不进去我的劝阻,只是一把推开了我,自己满脸兴奋的冲到机器前面。

见田七选择继续试下去,我也没辙了,只能紧握着拳头,祈祷他真的是今晚鸿运当头。

一块有很大几率能出满料冰种的石头,不引人瞩目是不可能的,整个看石棚里,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瞪大了眼睛,看着外皮一点点被磨掉。

“见鬼了!”

田七的怒骂声已经告诉我答案了,第三变我们试输了,那块石头的确出了满料的冰种,可原本被我一刀切没的咎也出现了。

“我还不信了!”

田七已经癫狂了,虚眯着颤抖的双眼,像极了电影里的烂试鬼。

田七一刀下去,密密麻麻的裂痕没有消失。

最后整块开窗料都试完了,虽然出了满料的冰种,可因为出了咎,最后切下来的料子,撑破天能打一块大牌子,价格也从第二变的哄抢,瞬间跌倒了低谷。

“我去!”

田七怒骂了一句,把手里的废料狠狠摔在了地上。

不远处王天保早就笑开了花,眼眸里全是嚣张得意的神态。

因为田七控制不住自己的贪欲,今晚的看石,我们输了,一刀下去赢了,一刀下去又输的一败涂地。

骂骂咧咧了几句,田七在王天保的哄笑讥讽声当中低着头就走了,原本我也想要离开这是非之地的,可背后突然响起的一道声音,瞬间就让停下了脚步。

“小子,等一等。”

我转过头看着此时此刻神情很古怪的察猜,同样吃不准这家伙想干什么。

“你们已经赢了,还想干什么?”

“蛇哥要见你。”

察猜满脸我玩味的看着我,冷不丁的一句话吓得我浑身一个激灵。

蛇哥,这个黑石场真正的幕后老板,我在黑石场待了一年,从没见过蛇哥的真面目,却也知道蛇哥在得勒市绝对是潜藏的大鳄,甚至于比道陀、丹拓还要强势。

可是我想不明白,蛇哥为什么要见我?

难道就因为我两次看石,都开出了好料子?

可不管是什么原因,蛇哥要见我,我都知道绝对没好事。

“不好意思,我还有急事!”

“小子,别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
察猜的话锋一转,一个眼色,黑石场里好几个领工就把我给围了起来。

看那架势,我今晚是见也得见,不见也跑不掉了。

“我去。”

那个时候的我,压根就没办法反抗,察猜冷笑了一下,挥手几个缅国人直接把我架上了一辆吉普车。

离开了黑石场,车子直接开到了得勒市一家很豪华的娱乐场。

“小子,待会见到蛇哥给我老实点。”

“不然我保证你会死的很惨。”

察猜领着我来到了娱乐场三楼一个包间的门外,冷冷的警告了我一句。

包间里一阵男女的声音让我觉得有些尴尬,可更多的还是害怕,不管是道陀还是蛇哥,他们任何一个人想要弄死我,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。

“蛇哥,人我带来了,您现在见?”

察猜十分恭敬的敲了敲门,那一刻我注意到察猜的眼神,半点没有在黑石场的嚣张,反而是写满了畏惧。

察猜已经算是个狠角色了,那蛇哥能让察猜都如此恐惧,我真的不敢想象那包房里,是不是就坐着一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。

小说《我在缅甸挖矿那些年》 第19章 危机 试读结束。

阅读全文
不想错过《我在缅甸挖矿那些年》更新?安装白菜文学网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离线更方便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