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小说库 > 言情 > 天降萌夫

天降萌夫

主角:秦思南卿尘 作者:喵小喵

状态:已完结 时间:2020-02-27 11:51:11

微信阅读 免费试读 APP离线看全本
《天降萌夫》是作者喵小喵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人物真实生动,情节描写细腻,快来阅读吧。《天降萌夫》精彩节选:十里红妆,凤冠霞帔,本该是女子一生中最期待的事,但从秦思南穿上嫁衣那一刻开始,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了。前有丧父之痛,后有虎狼亲戚,痛苦的事情接踵而来……不过,还好,这个捡来的夫君,不赖嘛!...
展开

在原地犹豫不决的秦思南四婶秦李氏,还是咬咬牙,将秦思南拉倒了一旁。将贴身的包着几块碎银子的手帕,往秦思南手里一塞,转身就要走。

秦思南有点吃惊看着四婶,要知道秦家一直都是秦钟氏管家,四叔也是个老实的,家里情况也没有比她们好哪里去。

秦思南身上的红色嫁衣,就是用的四婶送来的布匹做的,这下她还拿出银子,秦思南万万是不肯要了,四叔家情况也不好,四婶也只生了两个女儿,天天也要受那秦钟氏磋磨。

秦思南赶紧拉住四婶,把手帕往四婶怀里塞。四婶握住了秦思南的手,点了点头,小声的说道:“思南,你们这一分家,处处都是要花银子的,我和你四叔好歹在家里,饭总是能吃上一口。这钱虽然不多,你们就收下吧!”

听到四婶的话,秦思南那颗坠入冰窟的心,顿时如同三春暖阳那般温暖。她感激的看着四婶,说道:“四婶,谢谢你了,你和四叔还有小春,小花在家要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秦李氏朝着秦思南微微一笑,就转身朝着秦家老宅去了。

经过这么一闹,大家也没有什么闹新人的心思了,只剩几家交好的留下来观礼,吃过喜宴的人都各回各家去了。

屋里昏暗的灯光,将三人的身影映的摇摇晃晃,卿尘就这样安静的坐着。俊俏的脸和这空荡荡的破旧屋子格格不入。本来秦苏氏还想着用那笔银子添置些东西。如今,只剩下这家徒四壁的三间屋子。不过好歹这房子还是保住了,秦苏氏只能这样安慰自己。

半响,三人都没有说话,还是卿尘像想起什么似的。在胸前掏了半天,将一块晶莹剔透的玉坠儿就塞到了秦思南手里。

秦思南疑惑不解,卿尘瞪着亮晶晶的眼睛望着她,甜甜的说:“娘子,他们说我们今日成亲,我应该送些信物给你。这个玉坠儿,我只记得好像是我娘留给我的,今天我就送你了!”

秦思南突然被叫娘子,脸唰的一下就红了,虽然今天和卿尘已经拜堂成亲,但这本来就是为了应付她奶奶的权宜之计,她也没有当真。

秦思南涨红了脸的说道:“卿尘,今天你我成亲,是让你帮了我的忙,我很谢谢你,这个玉坠儿你自己收好。过几天,我就去帮你找你的家人,送你回家!那这几天,你还是叫我思南吧!”

“娘子,你不要我了吗?卿尘不想回家,卿尘只想和娘子在一起,娘子会给我做好吃的!”

秦思南被卿尘可怜兮兮的眼神望着有些不知所措。她只好接过卿尘一直拿着不肯收回去的玉坠儿,权当是先帮他保管了。

卿尘这才心满意足的坐回凳子上去,然后开始啃思南给他烙的饼,仿佛那是全世界最美味的东西。

秦思南看着孩子气的卿尘,嘴角不自觉的笑起来了。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,但被卿尘这么一闹,秦思南也不想想那么多了,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。

夜更深了,思南让卿尘在挂满红绸的婚房里睡下了,自己去了她娘的小房间,母女俩挤在了一张小床上。

天微微亮起来,村里已经开始有窸窸窣窣的忙碌声音。秦苏氏正悄悄的起身,准备去厨房烧早饭。但一动,秦思南就醒了。

“思南,你多睡一会吧,昨晚你做梦一个劲的喊爹。”秦苏氏提到思南爹,眼眶不禁又开始泛红。

秦思南只记得昨晚梦里,她爹一身戎装大步流星的回来了,一把就把秦思南举起来转圈,乐的秦思南咯咯的笑,可一转眼,她爹就满身是血的跑远了,只剩下思南在后面,追啊追,可怎么就是追不上,只能看着她爹越来越远。

秦思南没想到自己不仅做梦了,还说了梦话,听到她喊爹,她娘一定更难受了。从前爹在家的时候,每天回来就要抱着思南亲了又亲,对她娘也是极好的。要不是去了军营,怎么会丢了性命。想到这,思南更难过了。

本来村里抽壮丁,一家出一个,大伯的说是要考举人去不了,二伯就是借故做生意一直躲在县城不回来,四叔家四婶又快要生产。最后,只有思南爹去了。临行前,爹还说了要给思南拼一份好嫁妆回来。

秦思南眼看她娘的眼泪又要落下来,赶紧把自己从回忆里抽回来。上前搂着她娘,一道去厨房做早饭了。

可是一揭米缸,只有缸底浅浅的一层米了。煮粥的话也只够勉强撑两天的。看来现在最主要的问题,就是要解决粮食问题。

秦苏氏早上只好做了,只比清水稠一点的粥,另外又用家里剩的最后一点玉米面,煎了些饼子。

三人坐在桌前,边吃着早饭。秦思南边想了想现在的情况,就和她娘商量,先用昨天四婶给的银子,托村里赶车的牛大爷帮忙去县里先带些米面回来。她们二人就先去昨天分家得到的村东头的那块地上去开荒。那块地虽然是离河边近,但是之前那条河经常会涨水出来,那块地种点东西总是会被淹,久而久之那地就荒了。

也许就是因为是荒地,秦木才会充大方的分给她们母女俩吧。

就这样吃完早饭,秦苏氏出门和牛大爷说好。母女两人就拿着工具起身去地里,卿尘她们打算留在家里。虽然他是个男的,但是他现在头受了伤,还是在家休养比较好。

可是卿尘看见秦思南要出门,就赶紧扯住她的衣角。

“娘子,你要去哪里,你要丢下我吗?”

“……我说了,不要叫我娘子,叫我思南。我和娘出门去开荒,你就留在家里,厨房锅里我留了饼子,中午饿了你就自己吃。”

“不要,娘子去哪我就去哪。”

没有办法,秦思南只好锁好院门,带着卿尘一起往地里走了。

到了地边,果然是荒了很久的地,杂草都快长的有半人高了。秦苏氏和秦思南互相看了一眼,然后就手起刀落的割起了草,而卿尘也跟着在后面用锄头翻土。

太阳越升越高,豆大的汗珠从两人头上滴落,但是谁都没有停下来。母女俩在前面割草,却还赶不上卿尘翻土的速度。

就在卿尘正要再挥一锄头翻土的时候,突然就翻不动了,他再一用劲,地里露出了一个像是木匣子的东西,卿尘扔掉了锄头,就把匣子刨了出来。

卿尘开心的搂着匣子献宝似的拿去秦思南看,可谁知脚下一绊,匣子飞了出去,竟露出满地金光。

小说《天降萌夫》 第五章家徒四壁 试读结束。

阅读全文
不想错过《天降萌夫》更新?安装白菜文学网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立即下载
离线更方便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