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小说库 > 言情 > 妾为后

妾为后

主角:薛怀瑞吴笑烟 作者:左路有喵

状态:已完结 时间:2020-02-12 17:30:45

未来欢喜冤家豪门世家贵族

微信阅读 免费试读 离线免费看全本
《妾为后》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说,作者是左路有喵,主角是薛怀瑞吴笑烟,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:吴笑烟并不美,于女子来讲她太过高大,皮肤又太黑,比男人力大,比男人吃得都要多。她年纪渐长,只想嫁个平凡人,普普通通的过一辈子,可是这个她养大的小狼崽子……真是个小狼崽子!!...
展开

“孩子……孩子……”在一边守着的丹若听世子妃这么念叨着,她恍惚,自己的亲娘当初是不是也是如此?

陡然间世子妃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丹若却不觉得害怕,反而用小手握住世子妃的手,在她手臂上拍抚着。世子妃紧紧抓着丹若的小胳膊,涂抹着丹簆的指甲将丹若抠出了血来。

“好了!生了!生了!”薛婆子笑了起来,“世子妃!是个带把的!是个小世子!好健壮的小子,看这胳膊腿儿乱蹬的样子!”

世子妃眼睛的精光顿时柔和了许多:“薛妈妈,去拿墨来,再去我的里衣上撕下一角。”

正笑着的薛妈妈忽然不笑了,她虽没生育过,但这把年纪了,也不是头个帮忙接生,世子妃如今的样子,怕是不好了。

薛妈妈没多废话,麻利的用煮好的剪子剪短了脐带,拿早已备好的襁褓裹上哇哇大哭的小世子,放到世子妃身边。

刚出生的孩子一点都不好看,一张脸跟大饼一样平,浑身红彤彤的,咧嘴大哭时简直就是个小怪物。但这怪物在亲娘的眼中,自然是怎么看怎么好。

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世子妃竟然稍稍坐了起来,抬着胳膊揭开婴儿的襁褓。原来她是怕薛婆子唬她,要亲眼看一看孩子的男女。丹若虽不知道她在干什么,但也上手帮着忙。待世子妃重新将婴儿包裹好,薛妈妈正好拿来了世子妃要用的东西。

薛妈妈自己举着从世子妃里衣上撕扯下来的白绢,稳稳的展开,让丹若端着个小砚台。

世子妃直接用手指点着墨汁在白绢上开始书写。

妾杜氏遥叩夫君:

命薄福浅,无缘白首,奈何呜呼。

幸于今日诞下孩儿,愿其承君膝下,为君分忧。

忆起夫君昔日所言,孩儿起名怀瑞,其耳后痣如红豆,背心朱砂似莲苞,怕是生来多情,还望夫君严加管教。又有左脚脚底青墨一点,只愿他日,孩儿如夫君一般挥戟卧马,做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儿郎。

小雅绝笔。甲辰年十月廿三日申时。

寥寥不到两百字的一篇短信,世子妃写到一半,已经手上发颤了。丹若这才明白,为何她不用笔,因为世子妃已经没有了力气,若是拿笔,她根本写不完这寥寥数百字的一封短信了。

写完了最后一个字,世子妃的手便滑落了下来,方才看着还算红润的脸,如今已经被瘆人的青色占据,她张大了嘴巴连连气喘,却仿佛也吸不进多少气。她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不知何时已经哭得累了,睡得正香的婴儿。她眼睛里的光,也越来越微,越来越弱,终于彻底湮灭……

她死了,这是第一次,丹若知道,死亡竟然也有如此美丽的时候。

外边的人收到消息,稳婆和太医自以为没事,大摇大摆的回宫。谁知道内宫中收到消息的老皇帝,气得大怒!

三个稳婆还没把从衍国公府搜罗来的财务捂热乎,就被下令乱棍打死。太医虽然没被打死,但也在生受了二十大板后,削职为民。

索性知道还有个小的活下来了,老皇帝虽然命人将国公府封府,但除了禁止府内的人出入外,其他的都一律宽厚。

他却不知道,禁军统领武岭斯因为见了当初鲁国公世子满门抄斩鸡犬不留的残象,命下属不要为难府中的下人,让他们能跑就跑。所以,现在府中只剩下薛定一家三口,外加“小柿子”一只。

而衍国公世子出逃,世子妃难产而死,诞下的婴儿生死不知,也让其他勋贵子弟的心思浮动得越发厉害。

“来,喝,宝宝喝。”丹若抱着怀瑞,一小勺一小勺的给他喂着羊奶。

当初薛婆子对世子妃说的话,也不全是见世子妃将死,好心安慰。怀瑞这个小家伙确实极其健壮,丝毫也不见早产儿的虚弱。

薛丁和薛婆子都是有些见识的,当初见那些送了世子妃车架回来的禁军并不贸然上车,还守着身份和礼仪,就知道他们的命保住了。薛丁大着胆子向守门的兵丁寻个奶娘,结果奶娘虽然没有,但当日就送来了三头奶羊,两人也就更加的放心了。

至少短时间内,他们是没有性命之忧了,至于更长的……有一日算一日,他们这些小人物,何必管得太多看得太远呢?

如今一个月多过去,怀瑞渐渐长开了,皮肤不再红彤彤的,看起来白**嫩的,眼睛也已经能睁开,水汪汪的两颗灵动的黑葡萄,怎么看怎么惹人爱。

看着丹若照顾怀瑞喂奶的模样,薛丁夫妇笑得合不拢嘴--都是这把年岁了,竟然还尝到了儿女双全的滋味。不过这话却是不能说的,丹若虽是自家的女儿没错,可是怀瑞却是主人。

每隔三日,外边自然有人送来米面肉菜。

但薛丁寻思着,以后说不定事情有变。就用些金银和守门的禁军换了稻种和菜种,又要了两头小猪。不过现在已经是隆冬,这些都只有来年冬天才能用上了。如今,一家人要准备的是过年。

--都身陷囹圄了还想着过年?

虽被囚困于这尺寸之地,但一家人身体健壮,没病没灾,又不愁吃喝的,怎么不能过年呢?

尤其是丹若,有新衣,新鞋,有头绳绢花,灶上一边咕嘟咕嘟的炖着肥瘦相间的好肉,另一边蒸着绵软白胖的馒头,干娘干爹还说要包饺子,蒸包子。她虽然偶尔想起世子妃,想起其他不知所踪的人,会难过一下。但她年纪虽小,却早已经习惯了生离死别,很快就将心思放在“娘剪的这个窗花真好看,怎么我就剪不出来”上面了。

已经是腊月二十八了,丹若啃着馒头吃着炖肉,谁看见她的表情,都知道她现在有多幸福。

“铛--!铛--!铛--!”

钟声忽然响起,丹若手上还抓着筷子,已经蹦下椅子去看薛怀瑞,小家伙睡得正熟,显然这声音丝毫没有打扰到他。

“娘,这是你和爹说的,三十儿敲钟吗?”看怀瑞的脸烧红得厉害,丹若把小被子稍微拉下了一些,又从边上取了温水来,换了干净筷子一点一点滴在薛怀瑞嘴唇上。

虽然是睡着的,但薛怀瑞抿了抿小嘴唇,又伸了舌头出来舔水,舔完了,看他表情仿佛更加舒服安逸了。

“如今才二十八,不可能,而且这声音不是城外的佛寺,好像是从皇宫里……”薛丁放下喝了半口的酒,站起来推开了窗户朝外看。

更多的钟声敲了起来。城外的佛寺,城内的皇宫,领有城中各处防火防盗设立的楼台警钟,全都响了起来,一时间敲得人心也跟着乱惶惶的。

“这是皇帝崩了。”薛丁的表情顿时严峻起来。

“哇啊!啊!”薛怀瑞还是被吵醒了,他倒是没哭,就是摇晃着藕节一样的小胳膊哇哇大叫。

“这小子真是虎!”薛婆子笑了起来,一把把他抱在怀里哄着。可是薛怀瑞依旧不老实,乱蹬乱踹得更厉害了,小胳膊小腿的却依旧把薛婆子踹得挺疼,他脖子还不好使呢,但一对眼珠子四处乱转,分明是在找人。

薛婆子又笑,把薛怀瑞递给了丹若。

若是普通的不到六岁的小娃,薛婆子自然是不敢把一个婴儿就这么交在对方手上。

但丹若力气大,接过薛怀瑞抱得稳稳的。薛怀瑞到她怀里,也立刻老实了,就算外边钟声纷乱,他也能眨眼就睡得香甜,口水泡泡都吹得一飘一飘的。

薛婆子看着喜欢,薛丁却忽然多了一句:“丹若,这娃子,是你主人。”

“知道。”丹若眨了眨眼睛,她这些日子吃得好睡得足,日常干活就跟活动身体一样,如今也长开了一些,没有之前那么瘦小干枯了。黑还是黑,但是一双眼睛又大又亮,看着喜人。

薛丁却又说了一遍,最后一句话,尤其加重了语气:“丹若,记住了爹这句话,这个娃子是你的主人。你可以在心里把他当成弟弟,但除此之外,再不能有别的心思。”

丹若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,可不妨碍她听话。爹和娘不会害她,说的都是对的。

小小的丫头,一脸郑重认真的点着头:“爹,我知道。”

原本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吃饭,可先是丧钟扰了安逸,薛怀瑞天真稚嫩刚将那欢喜劲儿拢回来了些许,薛丁的两句话,又让一家人陷入了沉默。

薛婆子一巴掌拍在薛丁背脊上:“死老头子!没影的事呢!就你多嘴!”

薛丁憨厚的一笑:“快吃饭,吃饭,一会凉了就不好下口了。”

吃了饭,外边已经闹腾起来了。皇帝崩逝,就算是年关底下,大家也都别想过年了。吊旗、窗花、春联全都得糊起来,酒宴、访友更是别想。

被囚禁在衍国公府内的四个人,就算没人跑来没事找事,但以防万一,也只能把带红的都收起来,糊起来。不过除此之外,该吃吃,该喝喝,该过年还过年。

小说《妾为后》 第008章 试读结束。

阅读全文
不想错过《妾为后》更新?安装白菜文学网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立即下载
终身免费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