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最新资讯 > 主角是戚解褚柏思的小说 《娘子别动手》 全文免费试读

主角是戚解褚柏思的小说 《娘子别动手》 全文免费试读

编辑:学不乖更新时间:2020-02-27 11:52:55

娘子别动手

主角是戚解褚柏思的小说是《娘子别动手》,它的作者是陈诺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方圆十里,都知道,戚家有一长女...四岁扒了男娃裤子,八岁烧了后山树林,十五岁毁了及笈礼自此凶名在外,无人敢娶,直到一穷酸秀才上门求娶首次回门被诬陷,娘子别怕!偏心娘亲找上门,娘子我来!强劲情敌来抢人...

作者:陈诺 状态:已完结

类型:言情

《第一毒妃》 小说介绍

精品小说《娘子别动手》是陈诺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主角戚解褚柏思,书中主要讲述了:“行了,别搁这儿附庸风雅了,你那一套在我这里不管用。反正今天就一句话,你们要是能管得住自己的嘴,”戚解那锋利的眸子在会场内扫视了一圈,转了转自己的手腕,“我就能管得住自己的手。”说完之后,利落的离去,...

《娘子别动手》 第六章 有人劫亲 免费试读

“行了,别搁这儿附庸风雅了,你那一套在我这里不管用。反正今天就一句话,你们要是能管得住自己的嘴,”戚解那锋利的眸子在会场内扫视了一圈,转了转自己的手腕,“我就能管得住自己的手。”

说完之后,利落的离去,宛如来时一般。

周鸿明的眉角眼梢都带着些怒意,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背影,直到她走出门口方才罢休。回头一看,整个茶楼里都在用一种莫名的眼神望着他,扇子一合,袖子一甩,臭着一张脸说道:“看我作甚?我又没有看上那戚家大小姐!”

说罢学着戚解的模样转身离去,颇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。

三日后,戚解一袭红装,大红的盖头上绣着龙凤呈祥,在喜娘的搀扶下出了戚府。站在戚府的门口,她心里觉得有些悲凉,却是怎么都哭不出来。

自从去了药王谷,就像是失去了悲伤这项情绪一样。

于是她一个丫鬟都没带,一滴眼泪也没流,干嚎的时候都觉得嗓子有些哑。唯有戚威哭的就像家里死了人一样,鼻涕眼泪一连串的流,站在戚府的府门外目送着花轿出了街,戚夫人擦掉自己残留的泪珠,戳戳他的肩膀,“干啥?闺女又不是不回来了?”

“你个妇道人家,懂什么!”戚威一甩袖子,眼泪说收就收,回去和众宾客喝酒去了。

由于时间仓促,戚夫人应承的十里红妆只变成了十抬嫁妆,里面装的还都不是些值钱的物件儿,好东西大多都留给了戚晗,对于这个结果戚解早就料到几分,也懒得争辩,有些人的心眼儿早就偏了。

行至一半,轿夫着实走不动了,便有机灵的跑到褚柏思跟前,“姑爷,咱能歇一会吗?”

褚柏思想了想,只能无奈的点头。

轿夫们就地而坐,戚解觉得晃晃悠悠的头晕,再加上早上不到四更天就起来穿衣、梳头,于是靠在轿边小憩。

忽然一阵狂风卷着泥沙而来,周遭零星的几棵树木都被吹得东倒西歪,轿夫们有被迷了眼的,发出几声吱吖的惨叫,几个蒙着面的黑衣人趁着这时候飞身而出,手里的刀还没碰到褚柏思的时候,戚解已经一脚将其踹飞出去。

红盖头已经被扔在了某个不知名的地方,随风飘出去好远,戚解一个转身利落的落在褚柏思的马上,从后边直接抱住了他,此刻的褚柏思该是种什么心情?

害怕、惊恐、还夹杂着些期许和崇拜,这些好像都不足以来说明,在看清戚解容貌的那一刻,心里好像有什么一闪而过,还来不及捕捉,就已经被甩进了花轿里。如果没有感受错,他是被一股凌厉的掌风给送进来的,而那掌风的源头,就是他家貌美如花的娘子。

戚解三下五除二的就将几个黑衣人打倒在地,有两个晕了过去,脚下踹着一个,手里拎着一个,满打满算也就四个人,来劫她的花轿?

开什么惊天大玩笑!莫说是四个,就是来四十个这种人,戚解都能在一刻钟之内你给她全打趴下咯。

纠开面巾一看,嘿,还是老熟人!

“王二麻子,你来劫我花轿做什么?莫不是看上我了?”戚解说话的时候是笑着,但是话说出来的感觉却让人后背发麻,那位名唤王二麻子的人是戚家镇上有名的地痞无赖,曾经因为偷盗和调戏良家妇女,被戚解摁在地上狠狠的揍了一顿。

王二麻子惊恐的解释:“姑奶奶,借我几个狗胆也不敢亵渎您呐。谁不知道您是咱们戚家镇上一枝花,心肠跟活菩萨似的,我哪有那个贼胆啊。”

“那你这是受人指使了?”

“那肯定啊。姑奶奶,你不知道周家大少爷给了我二百两银子让我来劫你的花轿,说是劫不了花轿也要让你变成寡妇,变不成寡妇也要毁了这门亲。”

背后主使周鸿明的银子在戚解的武力威胁下,立马就灰飞烟灭了。王二麻子如诉如泣的的讲了周鸿明找上门的来龙去脉,甚至隐隐还有添油加醋的味道。

“他让你做你就做?”

“那我上有八十老母,下有三岁黄口小二……”

戚解挠了挠耳朵,“你老婆还躺在床上卧病不起,家里还有十岁的弟弟等着上学,为了银子才这么做的。”

“对对对,姑奶奶英明啊。”王二麻子高兴地就差磕头谢恩了,但是戚解话锋一转,“你能不能换个新鲜的说辞,上次我在街上打你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。”

可是她后来查过了,王二麻子家里屁都没有,六岁的时候爹死了,娘跟着外来人跑了,一直就靠乞讨长大,因着有一把力气,混成了街头一霸,靠收保护费度日。

“回去告诉周鸿明,这仇姑奶奶记下了,让他从明儿开始出门小心些。”说完以后王二麻子正要谢她不杀之恩,在电光火石之间就听得咔嚓一声,靠!被卸了一条胳膊!

这种满口谎言的恶霸,不给他长点记性,总要往戚解手里犯好几次才能学乖。

自认倒霉的王二麻子带着他那三个小弟溜得比兔子都快,边走还边说,“妈的,真晦气。”

戚解却像个没事人一样,拍了拍喜服上的灰尘,忽视了所有人诧异的目光,径直向花轿内走去,只见一身红袍的新郎眨巴着那双大眼睛,看见戚解走过来的时候,身子不禁抖了抖。

“怎么?还要我扶你下来?”戚解的眉头一皱,竟有种不怒自威的模样。

“不……不……不用。”听见她的问话,莫名有点惊恐,再加上刚刚见识过了她传说中爆表的武力值,褚柏思不由得看了一眼自己的纤细的手腕,真要打起来,怕是自己根本不是对手,不仅不是对手,而且可能是……碾压,毫无还手之力。

想到自己悲惨的后半生,褚柏思就觉得脊背生寒,脚下宛若是冰天雪地,好一幅凄凄惨惨戚戚的景象。

还未来得及多想,戚解的眸子就牢牢地盯住了他,隐隐有杀气在附近流转。

小说《娘子别动手》 第六章 有人劫亲 试读结束。

显示全部
不想错过《娘子别动手》更新?安装白菜文学网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立即下载
离线更方便

相关资讯

精品推荐

最新小说